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国中理化课】(24)【作者:rescueme】
【国中理化课】(24)【作者:rescueme】
字数:97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四)

  欣赏过了诗婷教官的精液沐浴秀之后,隔天的活动不管她又怎么刁难我们,负面的情绪都反而转化成征服感,和我们的笑容结合在一起了。试想,一个人前人后趾高气扬的母老虎,竟然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用着我们这几个屁孩的精液洗澡,还自以为消除了一天的污秽和疲劳地露出满足微笑,其实某些层面上却更是被我们深刻玷污了,尤其是看过她一丝不挂的裸体之后,再看到她的迷彩服装扮,只会更容易对她衣服下丰满的身体意淫,而不是震慑於表面上英气逼人的酷样。
  而鬼鬼祟祟完成这个壮举的六人组,经历过突袭到敌方老巢「深处」的革命情感,关系更是密不可分,从活动中汤宸玮和黄若立的表现,就知道他们已经把我当作夥伴,而不是跟班。

  「陈嘉年,你鼻子抖啊抖的,跟我家兔子有八成七像喔!」可惜的是经过诗婷教官身边时,不管我怎么用力闻,也闻不到她身上有精液的味道,都怪沐浴乳的香精味道太强,把洨的味道盖过去了。

  汤宸玮看到我用力嗅着诗婷教官身上味道的蠢样,皱着眉头忍住笑意,用手肘顶着身边的黄若立,不然真的会忍不住爆出笑声。

  第二天中午之前,大地游戏到一半时的休息时间,我一边意淫着诗婷教官和她家的小兔兔,一边四处张望,竟然有点期待看到李法,不过要是她不交代清楚那天身边的帅哥是谁,我可不给她好脸色看。

  嘿,这不就是那个疯丫头吗?只见她低着头跌跌撞撞跑到我面前,又要给我什么好康的啊?

  「陈嘉年,我喜欢你……!!!!」只见李法用那种小日本才会做的告白动作,双手滑稽地握拳往后,上半身则是往前,嘴里用力嘶吼叫出这句差点震破耳膜的突兀告白!

  靠夭,我脑子里一片空白,那李祯真老师怎么办?还有子瑜我老婆,诗婷教官和她家的小兔兔呢?我如果接受这个告白,谁来肛死教官家的小兔兔…

  难怪之前她都用一些很奇怪的理由跟我作亲密接触,可是你也有高个帅哥了啊…

  幸好李法没让我脑子里的小剧场上演到完结篇,她身后两百公尺外的小队员也没让这尴尬的气氛沉寂太久,一阵爆笑中断了我的遐想,李法这才又小碎步转身往小队跑过去,原来是「真心话大冒险」啊,李法百分之百是游戏输了,可是防备心比THAAD萨德(战区高空防禦系统)还强的李法怎么可能说出真心话,所以她只好选择进行大冒险,吓得我一身冷汗。

  不过这傢伙的演技堪称一绝啊,竟然在告白时有办法把脸颊搞得那么红,害我有一瞬间当真了。

  话说回来,如果这是大冒险,那就不会是她的真心话了─原来她并不喜欢我,我对感情的处理就像我以前的学业成绩马马虎虎,一确定李法的举动只是游戏的一部分,马上就乐天得把心思转回大地游戏的闯关,完全忘了刚刚有这一回事。
  第二天活动的高潮,当然是营火晚会了!

  每个小组都可以选一首歌在营火前欢乐合唱,我们这一组说话的当然是汤宸玮,谁都知道他们家的补习班规模之大,当然他不把钱当钱的个性更是造就他人缘不错的主因,所以大家都推举他选歌。

  「陈嘉年你想唱那一首歌?」靠夭,乾儿子竟然拱我选歌?不过我很少在听歌,倒是被他这么一问,我脑中浮现的第一首歌竟然是在李祯真老师家听过的「一念执着」或是李法唱过的「等你的季节」,不过现在气氛这么热烈,选这么解High的两首歌百分百会被围殴吧。

  我就顺着乾儿子汤宸玮的个性,选了他偶像玖壹壹的「明天再搁来」吧。
  「『明啊宰价歌来』怎么样?」我想都不想就选了这首大家琅琅上口的名曲,汤宸玮也给我个讚赏的眼神,然后我和他还有黄若立难得地搭着肩,整个小队合唱着这颇激励人心的歌曲。

  不过,补习班老闆,汤宸玮的老爸啊,总不能只有员工自己安慰自己唱着「明天再搁来,TOMORROWONEMORETIME……明天再搁来,你一定要忍耐」,你他妈的薪水可以给高一点吗!?要不是你对李祯真老师那么抠,她也不会拼命出卖色相,搞到要被学生在课堂上干,来激励学生用功考好成绩。
  轮到李法班级的时候,除了她唱着「小幸运」开心的笑靥,几乎听不到她唱歌的声音,算是有点小小的遗憾。

  当天晚上,在教官有意无意的默许下,自由活动时间男生女生都跑到彼此的露营区串串门子,大概是天色还早,而且人多不好办事吧,教官不会担心我们一个不小心就搞出民中宝宝。呵呵,教官应该不知道我们很多人都有在补习班当众开炮的经验,不然就不会理所当然地这么想了。

  汤宸玮经过我们帐篷前,给了我一包零食,哟,这不是他昨天给我用来假装挫赛的巧克力吗?大概是看我窝在帐篷里无聊,而他也要去女生那边串门子,就把剩下的整包都留给我。

  於是我就一边吃着巧克力,一边信步闲晃,其实身体有点老实地往女生那边走,想说至少看看李法在干嘛,确定一下没有男生过去吃她豆腐。

  不过她的豆腐应该没那么容易吃,至少有胫骨踹、碎蛋踢、裂肛脚这些绝招可以保护她的安全。

  不过我也只是往那边走了几步就觉得实在不太妥当,公开场合还是不要让人家以为李法跟我的关系过从甚密,这样对她比较好,所以我就拐个弯到一整片大地游戏用的草原上,然后躺在上面看着星星。

  我从小成绩就不是很好,对於浪漫未知的星空却花了不少时间学习,现在难得到了远离光害的地点,而且这两天没有功课的压力,我便悠闲地看着佈满星辰的夜空,数着哪些是我认识的星座。

 LIFA(李法、[『lifɑ]、Chinese)Crazygirl
  ChenJiaNian(陈嘉年、[ 『t???d??ɑn?en] 、Chinese)Loser

  当我还是个小鲁肥的时候,每当觉得自己渺小和寂寞,我都会抬头看着星星,幻想那里存在着生命,后来我才知道我看错了方向…

  「碰……」突然一个身影倒在我身边,搞得跟环太平洋的片头有几分像。
  本来以为是教官来抓人,星光下看到那个马尾和高人一等的身材,没看见五官也知道是李法,就是不知道她怎么找到我这里的。

  她躺在我身边,但是跟我身体躺的方向相反,我们的头近在咫尺,身体却是一东一西地横陈着。

  「你在看什么?」李法望着灿烂的银河,却不知道我在看哪里。

  「我的星座啊。」我看着天空中属於我的那两颗明亮的恆星,那是金牛座的两支牛角。

  「现在十月,你是天秤座的啊?」李法不解地问。

  「No、no、no,呵呵,你以为现在十月,天空出现的就是十月的星座吗?」我剥掉一颗巧克力的包装纸,塞进李法的嘴里,她竟然也毫不考虑就咀嚼了起来,也不怕被下药迷奸什么的。

  「我们平常说的星座是太阳星座,也就是当正午太阳运行进黄道十二宫的某星座时,才说谁谁谁属於该星座,但是等地球自转成背对太阳进入子夜,他就反而看不见自己对应的星座了,而是黄道十二宫对面的那个;举例来说,太阳星座天秤座的某人,当晚子夜看得见的反而是牡羊座,摩羯的对面则是巨蟹。」我兴奋地卖弄着自己皮毛的知识,因为我人生中总算出现一个可以让李法甘拜下风的优点。

  「蛤?那我就看不到天蠍座啰。」李法的语气中透露着可惜。

  「几个月后才看得到了,要看到天蠍座出现在中天的话,要差不多半年后。」我单纯只是回答问题般地告知这个讯息,然后才问道:「你天蠍座的啊?」
  「嗯。」

  「难怪!」我想起她荒诞不经的行事作风,一开始不熟的时候表情跟讨债集团的没两样,稍微熟一点之后竟然连夫妻间的事都可以随便奉送练习机会,简直就是天蠍座敢爱敢恨的最佳写照啊!

  「别失望,仔细看着天空,我教你认星座,先从猎户座开始,半年后就可以找到你的天蠍座了。」我把身子捱近李法,然后开始教她找冬季大三角,猎户座的腰带和手脚等等。

  「这太抽象了,哪里像猎户啊?」李法皱着眉头,不懂我们喜欢天文的人的浪漫。

  我只好爬了起来,屈起一只脚,两手高举模仿拿着盾牌(也有人说是猎物)和武器的猎户,看起来十分滑稽,又像八嘎冏,这时李法才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说:「这样就有像了。」

  「很像神箭手勒苟拉斯吧。」我得意地扬了扬眉。

  「像精神病患啦!」李法促狭着我

  「靠…」

  我继续躺回她身边,只是这次身子躺到她身边,变成是同一个方向,这样比较好讲解。

  「你看,头、手、脚、腰带,连两只猎犬都有!」我顺便指了指大犬座和小犬座给她看。「古希腊人是不是很会豪洨啊。」我回想着环环相扣,故事一个接一个的那些希腊神话,简直是天衣无缝地给了天上的星座完整的逻辑。

  「那猎户座腰带下那条是什么?」李法指了指猎户座的双腿之间那三颗排成一条的小星,面带鄙夷地嘟起脸颊问了问我。

  「匕首啦,是匕首!」我急忙澄清,马的这变态又开始开黄腔。

  「哼!」其实我完全没有生气,只是好奇这拥有出众美貌和身材的少女,为什么那方面的知识懂得那么多,不像甄书竹、蔡芷珊她们只会嘴炮,李法是理论和实务并重,教会我一个又一个国中生不应该懂的技巧。

  於是我滔滔不绝地讲着关於猎户座的神话,手里倒没有停歇地剥着巧克力喂着李法,让她闭嘴,别到时候又什么猎户座的鸡鸡,金牛座的睾丸等等地打断我。
  「猎户座相当於中国的参宿,天蠍座相当於中国的心宿(古时也称为商宿)。在中国,参宿与商宿是一段兄弟不和的故事。唐朝诗人杜甫也据此写出『赠卫八处士』中『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的名句。」

  「而在西洋神话中,则是猎户座和天蠍座的故事。虽然故事版本有好几个,但大多是天蠍追着猎户跑的结果,总之,我们看不到猎户座与天蠍座同时出现在夜空中。」我为李法说明着为什么看得见猎户座就看不见天蠍座的道理。

  「而我的金牛座就在猎户座对面,很衰洨地变成他的猎物,科科。」我看着自己的主星傻笑着。

  「咦?那很好啊!」我刚要把巧克力塞进李法嘴里,但她坚持着要说下去,躲着我的食物攻击:「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是猎户座的敌人,我也是猎户座的敌人,那不是很棒吗!?」李法含糊不清地说着。

  呵,也许这就是我和李法这么合得来的原因,其实不只是天蠍和金牛同是猎户的敌人这么简单,严格说来,是金牛被猎户追杀,天蠍却追着猎户想要螫他,就像本来我被汤宸玮、陈昱豪他们欺负个没完,李法出现在我的生命后,我才开始有些逆转人生。

  想到这里,我由衷地向李法说出我的感谢:「法法,谢谢你,你就像追着猎户跑的蠍子保护着本来应该被猎杀的金牛,你为我做了太多。」

  「啊……」李法张大着嘴又吞下一颗巧克力。

  「所以你不是一直给我吃巧克力做为报答吗?」李法淡淡地笑着,望着天空的星座,眼角却也落下一颗属於她的星辰。

  是我的感谢太令她感动了吗?还是有其他感情?

  「你不要伤心啦,看不到天蠍座还有其他好看的喔,专心看着猎户座。」我忖量着也差不多该出现了,果然在几分钟后,一道光痕以猎户座为中心往外辐射划过天际。

  「那是什么!?」李法不可置信地看着我,然后才不确定地问:「流星?」
  「是啊,可惜今天不是猎户座流星雨的极大值,不过勉勉强强看得到几颗吧,我猜。」我得意地回答。

  「我第一次看到流星耶。」李法有点呆呆地张着嘴巴,可惜巧克力吃完了不能再塞进去。

  「还不许愿!?」没想到李法第一次看到流星是来自於我的贡献,我比刚刚发现李法完全没有天文知识时还要更骄傲了。

  「嗯!」李法闭着眼睛把双手作祈祷状,不过没几秒她又睁开眼睛。

  「算了啦…」李法苦笑着。

  「怎么了?」

  「反正我的愿望不可能实现。」李法虽然还在笑着,但是眼角透露出的淒苦着实震撼了我。

  「不要放弃!不管是教育会考目标五个A  ,还是中乐透,要相信奇蹟,奇蹟才有可能出现!」我握着拳鼓舞着她,李法却只是苦笑着看着我。

  「再等一颗。」我坐到她身边把她头扳正,要她仔细盯着下颗流星的出现。
  这次流星出现后,李法虔诚地低头祝祷,我诚心向上天祈求李法地愿望能实现,别折磨这个可爱的小女生。

  「许愿了吗?」我看着她美丽的侧脸问。

  「嗯。」她转头过来,嘴唇离我不到20公分。

             「到底我是谁的流星

             没有人收留我的寂寞

           刹那在你眼中遥远的光和火

             也是我最后的心痛

             别再问我是谁的流星

             谁能够为我筑个港口

            残留在你心中泛黄的拥有

  梦已经不能再重头「

  冷不防地李法嘴里幽幽地唱出一小段歌曲的副歌,音准和节奏都没有问题,而且歌曲本身也很好听,可是我现在才发现李法其实不会唱歌…

  上次在树林边玩小狗,李法唱的是轻快的「等你的季节」副歌,加上她本来声音就很好听,我还没发现问题,现在才发现她只要稍微用高音,就被迫用很难听的假音唱,显然是用力的方式不对。

  「丹田啦,要用丹田出力!」就像以前李法指导我般的自然,我完全没有其他意思就把手掌贴上李法的小腹,要她用丹田的力量发声唱歌。

  「什么是丹田的力量?」李法看着小腹上的手掌,有点滑稽地挺出下半身,嘴里发出的却还是那种只靠喉咙的破锣嗓。

  「奇怪,你『那个』的时候明明可以很容易发出高音的叫声,现在怎么那么彆扭?」我回想她在学声波时,为了让甄书竹以为我是头中学种马,浮夸地浪叫着,让人以为她在我的手指头下达到了高潮,当时的高音明明很自然悦耳,怎么不懂得把它应用在唱歌上?

  「生物学过,大脑控制的是意识行为,那边被东西戳进来的反射动作却是脑干控制的,不一样啊。」李法本来低着头看着小腹的动静,这时才稍微仰起了头打量着我,这种由下往上的无辜眼神煞是可爱。

  「可是你也学过条件反射吧,这种反应是可以经过练习变得更熟练的,加油吧!」不过我始终感受不到李法小腹的震动,只有她张大嘴巴乱叫的无助表情和刺耳尖叫。

  「那你帮我喔。」说着李法就脱下了她的长裤,平常虽然我也常意淫许多我的同学、老师们,但此时此刻看到除了李祯真老师之外最正的女生脱衣脱裤,我竟然完全没有做那档事的念头。

  「我不是这个意思,那只是举例,举例!」我连忙伸出双手拉着李法的裤头,不想让她继续褪下裤子。

  不过李法双手抓住我的右手,然后把我的右手往她的内裤里塞,我本来正气凛然的指尖,在轻拂过李法阴阜上的柔软毛毛时已经心软了,再往下无意间碰触到湿到不行的柔软花瓣时,我已经决定今天一定要好好教会李法唱歌!

  於是李法脱得下半身一丝不挂,站在草丛中一副天人合一的自然,我则是战战兢兢地用手掌从李法的大腿间轻轻拂弄着,然后往上一气呵成地让中指慢慢进入李法体内。

  「嗯…」李法闭着眼睛,体会那从身体深处自然想要发出的闷哼声。

  「差不多是这样,顺着声带的感觉唱下去!」我半蹲着从李法姣好的身体轮廓往上欣赏她有点紧张的表情。

  「我……我……」李法唱着歌曲中的歌词,尝试自然地发出高音。不过没几秒钟她就睁开眼睛看着我:「没感觉了。」

  「什么意思?」我看着插在李法胯下的中指,开口发问的瞬间我才发现我自己的声音怪怪的,原来我已经口乾舌燥,看来我对於李法的身体还是颇有期待。
  「只有进来的瞬间有想要叫的冲动,后面就没了。」李法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和我手指结合的下体,一副真的很认真在研究自己身体反应的模样。

  「呵,那还不简单。」说完我就缓缓地用手指在李法的穴口抽插,而且是往下退出整根手指,然后再往上插入李法阴道口的方式,果然马上又让她发出哼声了。

  「我……我……我是谁……」我手指玩弄着李法湿到会喷水的小穴,耳朵也不断传来高音的浪叫,却没想到李法总是没能把整句唱完。

  我抬头一看,她眼神闪烁、心虚地鼓着脸颊,已经没在唱歌了。

  「怎摸惹?」(「怎么了」的变形)

  「又没感觉了…」李法看着我不安分在她阴道里抠抠挖挖的手指,却没有再发出一声闷哼。

  「怎么可能?」我有点故意捉弄李法般地使上所有李法以前教过我的招式,希望能让李法叫出声来,不过李法只是瞇着眼睛漠然看着我的中指在她的小穴内耍猴戏,真的一点反应也没有。

  「手指太细。」说完李法便弯腰来解我的皮带,脸上完全没有一丝波动。
  「你是说要用『它』喔。」我低头看着李法笨拙地尝试脱我的裤子,最后决定我自己来,三两下就脱掉长裤和内裤,不过老二还软软的。

  要是今天我手指头插的是李祯真老师还是瑜姐、诗婷教官,我一定都会硬到不行,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和李法在一起的感觉太自然了,竟然没有男性该有的冲动。

  其实我有点愧疚,都已经这样玩弄人家的小妹妹了,鸡鸡还软成这样,不是瞧不起人家吗?

  不过李法完全不以为忤,一看到我皱成一团的阴茎,马上就张嘴含了进去,舌头也俐落地在她口腔中拨开我的包皮、舔弄我的马眼,那又湿又滑又热的感觉马上就让我的肉棒从李法嘴里挣脱,再也待不下了,像弹簧刀般从李法嘴里弹出。
  於是个子比我高一点点的李法身子略向前弯,要我从背后进入她的身体,我轻易地从她白嫩的屁股间把肉棒滑进她的小穴,她也如愿地唱出了一句高音,不再因为彆扭而发出难听的假音。

  「出去再进来一次。」李法的声音中听得出有热切的喜悦,她真的掌握住诀窍了,利用小穴受到的刺激引发丹田的施力,唱出一句句天籁。

  没有想到就连来隔宿露营都有这么多好康,我回想昨晚偷窥诗婷教官洗澡的刺激体验,还有和范怡妗那草草了事的交媾,快感一下子就升到天际。

  不过李法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状况,只是自顾自地指挥着我把阴茎退出去再进来,却不知道李法的阴道口真的很窄,每次退出再挤进去比连续抽插的感觉还爽,我真的有点吃不消了。

  「躺着可以插深一点,看看能不能唱出更高的音。」李法说完就往前走了一步,让我的阴茎离开与她下体的紧密结合,然后她转身仰躺在草地上,双腿张开,性感妖娆地往上抬了抬屁股,好像已经迫不及待地渴望我的进入。

  我看到这淫靡的画面,肉棒不自觉抖了抖,彷彿又变得更硬了,赶紧双手支撑着我的体重,趴在她双腿之间把肉棒再次进入她的身体。

  「喔……」李法发出舒服到不行的叫声,然后顺势唱出了整句歌词,这么正经的情歌从交媾中的女孩口中唱出,满满的违和感,但是更加强了我的兽性,我卖力冲刺着,希望能打断她的歌唱,证明我的冲刺比她身体的本能更难以驾驭,足以打断她现在的当务之急。

  不过这时候的李法已经唱歌唱上瘾了,她明知我故意在恶作剧,还是维持着歌声的平稳,还仰起上身、张着眼睛看我到底在耍什么猴戏。

  只见她得意地轻轻左右晃着肩膀,嘴里还是持续唱着「谁是我的流星……」,无视我在她胯间的卖力冲撞,带着微笑继续唱歌。

  马的,为了生活我可以忍,侮辱我的肉棒就不行!

  於是我把阴茎从李法湿热的阴道中退出,然后再轻轻插入,让阴茎在李法的洞口附近抽插,龟头每次都勾出李法的花瓣,然后再挤开所有嫩肉回到小穴内,这样带来的感觉更强烈,李法应该会受不了。

  果然在我的努力之下,李法从只是走音的些许波动,到后来直接放弃唱歌不过只花了不到一分钟时间,她不再关心自己的歌声,只是闭着眼睛一声声发出「嗯嗯啊啊」的浪叫。

  我也忘记本来只是想教她唱歌,竟然趴到她身上吻起了她的嘴巴,双手也趁机搓揉她胸前的小馒头。

  感觉到我嘴唇的靠近,李法忘情地吸吮着我的嘴巴和舌头,完全不像平常的冷静,屁股更主动地往上迎合我的抽插,力道之强甚至让我怕把李法的里面插坏。
  在我射精前,李法先达到了高潮,毕竟她从手指到肉棒一路享受下来,也早该爽够了,她紧紧抱着我的屁股,她自己的下半身则尽可能地往上靠,要我在她最深处多待一会,等到她高潮的余韵结束,她才依依不舍地放开我。

  我才刚想要让我自己也达到高潮,李法却认真地看着我:「让我把这首歌唱完整,你忍耐一下。」她又开始正经唱起了歌,我也很认份地只在每一句歌词开头前进入李法阴道一次,提醒她高音的唱法,然后赶紧拔出等待下一句,除此之外不再做出调皮的举动,希望她把歌唱好。

  终於我硬着肉棒把整首歌都听完了,阴茎也已经在射精的边缘好几次,都是依靠意志力才忍了下来,毕竟李法又不是我女朋友,今晚真的是要帮她学会唱歌,我不该只想着自己爽。

  「你好厉害,插的时间点和拍子抓得好准。」李法唱完最后一句的瞬间,我也把射精边缘的阴茎退出李法的阴道,硬着肉棒跪在李法双腿之间,看着她湿到不行的穴口,却没有再做出任何举动。

  我们两个都满头大汗,不过又再次完成了一个壮举─教会李法唱高音,我和李法的革命情感又更加坚定。

  李法仰起身子轻轻握着我的肉棒前后搓揉,让它在李法的胯间享受李法的温柔对待,而我则只要挺着肉棒就可以享受被怪怪美少女打手枪的舒爽,更不用说龟头下方就是李法可爱的阴毛和刚刚插得不亦乐乎的粉红小穴,视觉和触觉的官能享受比直接做爱还爽!何况这时的李法还为了给我更大的刺激,瞇起眼睛伸着舌头不住地舔着自己的嘴唇,一副骚到不行的淫荡模样!

  李法一定是知道我还没射精,想要帮我打出来为今晚画下完美的句点。
  「你好像很会唱歌,是因为你是管乐班的吗?」李法一边轻轻地套弄着我因为她的体液而黏滑的肉棒,一边无心地问着。

  听到「管乐班」三个字,我马上联想到几天前的管乐踩街,才发现当时出现在李法身边的高个子帅哥,在我心中已经是一根扎得好深的刺。明明我喜欢的是李祯真老师,李法也知道,但为何我对於那个高个子帅哥的出现那么在意,竟然可以让我在射精的边缘还想起他,我都还没进入圣人模式啊!

  李法未曾感到我内心的波动,还卖力地从根部往前一路到龟头搓揉着我的肉棒,一想到那个帅哥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享受李法那么专业的性服务,脸上不动声色的我简直气疯了!

  就在李法辛苦的把我射精冲动刺激到最大值时,我心一横,双手把李法上半身推倒,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握住老二塞入李法小穴,哼,就算那个高个子可以享受李法的性服务,也未必可以肆无忌惮地在李法阴道里面射精吧!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顶多就是等於我和李法的关系,不可能大於我和李法的亲密!
  就在龟头刚通过李法紧窄的洞口之际,我的马眼已经愤怒地宣泄我对李法身边那个高个子的不满,我也顺势让阴茎整根插到底,确定射精中的龟头再也无法再深入分毫,这才满足地松开精关,不再忍耐。

  我感受到嫉妒真的是最好的催情药,无论是龟头的硬度还是精液喷射的量,都远远超出我以往的任何一次射精,我完全没有顾虑到李法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女,没考虑到她可能因此怀孕;看她平常和人相处的样子,搞不好也没交过男朋友,但奇怪的就是她早已不是处女,还学会许多令人咋舌的性技巧。

  我当时没想太多,就只想在李法深处留下我的印记,我用全身体重压在李法下半身,双手也从李法腰际挤入然后往下滑到屁股蛋上,然后紧紧把李法下半身往我的胯下压,希望能用精液灌满李法的子宫,这举动比当面呛那个高个子有力道太多了。

  刚开始李法不知道我把她压在地上的用意,还稍微反抗了一下,但从我马眼开始在她阴道内射精,直到变软的龟头滑出她的小穴,她都没有再挣扎一分,只是闭着眼睛认命地让我在她体内发射,又完成了一次无套中出的成就。

  回过神之后,看着白浊的精液从李法胀红的阴唇间流出,虽然不是第一次中岀李法,我却开始感到不安与愧疚,不知道她有没有避孕的措施,而且即使她愿意和我性交,我想内射也应该徵求她同意。国外甚至已经准备修法把未经同意的内射行为视为性侵!http:// www。ettoday。net/ news
/ 20170519/ 927601。htm

  我忐忑地问:「射在里面不要紧吗?」

  李法拿出面纸擦拭着自己胯下,淡定地说:「女生被无套进入的瞬间,就要有被内射的心理准备了,不然就带套,不然就谨慎处理每次关系,不要事后才抱怨、担心受怕。」这大概是李法的阿姨教她的,虽然听起来言之成理,不过我还是希望自己下次不要再那么冲动,多尊重女生一点。

  看着她双腿张开的撩人模样,拂过小穴的面纸上满满的都是我的子孙,我想起了李祯真老师,她被学生搞的时候也是这么想吗?她为了争取学生留班补习,每次被无套进入时都已经做好被内射的准备?天啊,我真不敢想像!

  我本来是对李法身边的那个高个帅哥满怀敌意才故意内射李法的,看着她可爱的模样,还有这两天身边发生的所有难忘回忆,我的敌意都转变成了歉意。我帮李法穿好裤子,也把她身上的草屑都拨乾净,才鬼鬼祟祟地和她穿过草原回到各自的露营区。

  分开前的李法,指着天上的星星,然后再指着嘴唇再次向我表达感谢,是我让她看到了流星还有学会唱歌,不过她的笑容愈灿烂,我就更加愧疚,只能祈求流星一定要完成李法的愿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