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老师小说  »  【他日晴空】(13)【作者:夜待风雨】
【他日晴空】(13)【作者:夜待风雨】
字数:78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三章 报复

  深夜时分,单身公寓里已经彻底安静了下来。仔细去听,只有男女性爱后发出的细微喘息声从卧室里传入耳畔。

  我走出杂物间,客厅的灯光霎时刺入我眼,眼里有些生疼,又有些狂乱。
  我不做声响径直走进卧室,一眼就看到了趴在床上,那一头长发飘然的晴姐,丝绸般的黑色发丝绚烂而华丽,显得美不可言。可讽刺的是,它此刻所遮掩的,却是一具被射满了精液的白花花淫荡裸体。

  是了,此刻的晴姐,在我面前,没有了任何的秘密可言。她美丽精致的俏脸伏在枕头里喘息,雪白起伏的身体全都暴露在了我的眼里。

  身下被压扁的饱满乳房、纤细光滑的腰肢、被精液射的一塌糊涂的美背和翘臀、纤美紧致的大长腿以及微微张开的两腿间,那湿淋淋还在不断「吐息」的肥美小穴……小穴红通通的,两瓣阴唇被插翻在外,依稀露出了些小穴内部的狼藉光景。

  而就在晴姐的大腿边,便是刘满贵那具黑干瘦小的裸体紧挨而坐。此刻,刘满贵依然挺着一根跟身体不成比例的大肉棒,肉棒上沾满着精液和淫水,正悄悄往晴姐光洁的大腿上抹蹭着。

  这是多么突兀而富有冲突感的一副画面!

  然而就在这时,两人不知道的是,我已神不知鬼不觉来到了刘满贵身后,并不动声色拍了拍刘满贵的肩膀。

  刘满贵显然被吓了一大跳,他赶忙回过头来,在看到我后,那表情变化可叫一个精彩,顿时惊骇出声道,「宁空!?」

  「我操你妈!!」我大骂一声,不给刘满贵丝毫的反应时间,照着他的脸,一拳就将他从床上打了下去。

  「啊!小空!?」

  突然爆发如此大的动静,自然立刻就惊动了晴姐。只见晴姐在看到我后,顿时惊魂不已,高潮余韵瞬间消散全无,魂飞魄散。她赶紧转身坐起,一手抓过空调被,堪堪遮住满是口水、淫水的乳房和下体,双眼颤抖道,「小空,你听我说……」

  「你这个贱人给我闭嘴!」我愤怒吼道,毫不留情。

  而晴姐在听到我这话后,我发现她惊惧不已的脸颜瞬间就变成了绝望,苍白无血色。旋即,她拉起被子,捂住脸,竟然「啊啊」哭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床上晴姐开始不断哭着道歉,我却没有理会,只是脸色阴冷地走向刘满贵。
  「刚……刚才这些,你都看见了?」

  刘满贵这会儿竟比想象中还要机灵,他一个翻身就从床下爬了起来,并迅速后退紧盯着我问道。

  「去你妈的!」我懒得多话,满脑子里都是耻辱与愤怒,冲过去抡起拳头就又砸了上去。

  「兄弟!有话好说!别动手啊……」

  不曾想这一拳却被刘满贵给灵敏躲开了,刘满贵焦急冲我大喊道,我毫不思索,又是一拳打了上去。

  「砰!」

  这一拳,刘满贵再也躲不开,被我打的一个俎趔,撞到了墙上。

  刘满贵干瘪枯木般的嘴角,顿时泛起红肿,嘴角一丝鲜血流了出来。

  「宁空……这次是兄弟我不对!求你原谅我!我保证再也不会和唐姐乱来了!」这两拳的力道,刘满贵吃痛地捂住脸,吓得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恐慌不已道。
  「求你饶了我!我给你钱行不行!你要多少我都给你!」刘满贵想到了什么,赶紧颤巍巍求饶。

  我依然没有答话,伸出一脚就踢在了刘满贵耳侧,在刘满贵身子倾倒之时,就又死命踹了上去。

  「宁空!你别太过分!我和唐姐那可都是你情我愿!你再打我可就要报警了!」刘满贵捂着头声嘶力竭道。

  我冷笑,好一个过分,好一个你情我愿,好一个再打就报警……我去你妈的!这是我这么多年听过的最好笑的一个笑话!

  我不禁踹的更凶了,拼命的踹,照死里踹。可忽然腹部一痛,定睛一看,原来是刘满贵不知何时竟不知从哪里摸到了晾衣杆,捣在了我肚子上。我吃痛后退,刘满贵旋即拿着晾衣杆就往我身上打。

  「麻痹别以为我怕你!」刘满贵抡着晾衣杆张狂道。

  「砰砰砰!」

  尽管我有意识去躲,但肩膀、胳膊和手上都一一中招,虽然是晾衣杆,但此刻在刘满贵死命的抡打下,依然疼的厉害。

  我不由怒火攻心,这逼特么的还敢还手?

  当下我仗着人高马大,一个箭步上前,硬是扛着晾衣杆的抡打,一手就夺下了晾衣杆。

  瞬间,黑瘦矮小、全身赤裸的刘满贵就又怂了。他在我面前,就跟无处可逃的猴子一般。

  「操你妈逼!打啊?再打啊!」我恶狠狠一脚将刘满贵踹倒在墙边,抡起晾衣杆就专往他头上打。

  刘满贵顿即发出惨呼。

  「操屄操的爽吧!射脸上?射嘴里?亲奶子?亲嘴?口交?吞精?晴姐给你舔的舒不舒服?嗯?」

  我每说一句,就狠狠往刘满贵头上抡上一记,不多时,刘满贵的惨呼已经减弱,整个头部都鲜血淋淋。

  而我余光注意到,在我每说这一句时,被子下晴姐的赤裸身体就是浑身一颤。
  少时,我见打的差不多了,再打真可能闹出人命,我便将刘满贵拖向客厅。
  「唐姐,救救我……快帮我报警……」可笑的是,在被我拖出卧室时,刘满贵竟然还向晴姐发出了求救。只是他的声音虚弱不堪,我不确定晴姐听到了没有。
  而晴姐,哪里还管的了他?竟还在哭着道歉,一遍又一遍,「对不起……对不起……」

  呵,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很快,我相信卧室里的晴姐肯定也听到了客厅里刘满贵这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嚎。

  而这一声惨嚎,我顿时舒畅起来。

  终于,一整晚的耻辱与愤怒,痛心与快意等等这般复杂而又兴奋的情绪,终于得以释放。

  没错,我打断了刘满贵的左腿,我敢确定。

  因为我听到了清晰的骨骼断裂声,很清脆。而在下手之前,我从未想过我竟还能够做到如此的心狠手辣和毫不犹豫。

  「我……我不会放过你的……」刘满贵此刻头部已经血色模糊,这时候竟然还气若游丝地威胁我。

  「我去你妈的!」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我眼里就变得狂乱起来。当下我大骂一声,抡起竹凳,向着刘满贵断腿处再次狠狠砸下去。

  「砰!砰!砰……」

  一下,两下,三下……

  直到刘满贵断了气般不动弹了,我这才收手。

  将手在刘满贵鼻前探了探,我不禁呼出口气,还好只是晕过去了。

  我丢下竹凳,一屁股坐到沙发里,从茶几上刘满贵留下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上猛吸一口。

  「咳咳……」

  我不会抽烟,立马就被呛住了。

  但我仍然在吸着,以平静自己的心情。

  客厅里,烟雾缭绕。

  良久之后,我将目光对向卧室,起身走了过去。

  ……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卧室里,晴姐竟还在道歉着,被子捂着头,我就见到有清丽的泪滴从被子下滑落到胸前她半露的乳房上,乳房沾满了泪痕,已经湿了。

  然而我却觉得恶心,上前一把将她从被子里拉出来,冷声道,「给我过来!」
  晴姐吓了一跳,白花花身子被拉的一个踉跄,但却没有丝毫反抗,柔软高挑的身子顿时被我拉下床,向着浴室走去。

  「给我洗,好好洗干净!」我将她拉到淋浴下,打开莲蓬头,霎时间,丝丝水流如暴雨袭至,瞬间就淋湿了晴姐的身体。

  透明清澈的水流流过晴姐的发,流过晴姐的薄唇,流过满目疮痍、浑圆高耸的乳房和淅淅沥沥的腿股间,「唰唰唰」最终滴落在了浴室地板上。

  「嘴巴!」我发了狂般,将莲蓬头对向晴姐的嘴,用手扳开晴姐嘴唇,恨不得将莲蓬头塞进晴姐的嘴里。水流之下,手指在她嘴里搅弄搓洗着。

  「呜呜……对不起……」晴姐痛苦地张着嘴,泪水与水流混在一起,也不知流去了哪里。

  直到我勉强能够适应了,不再觉得这张吞过精、含过鸡巴的小嘴是那么恶心时,我方才将手指抽出来,转而将莲蓬头对向了晴姐的胸前。

  「奶子!」

  我一手拿住莲蓬头,一手在水流下狠狠搓揉晴姐胸前的乳房。乳房上的口水、淫水和泪水痕迹很快就被搓洗掉。霎时间,雪白的乳肉重新变得光洁白腻,微微有香气四溢,乳头轻轻颤抖。

  「把腿张开!」洗完乳房,我再次近乎命令道,声音里不带一丝感情。好似此刻摆在我眼前的美妙事物,不是晴姐,而是一个价值不菲却被人用过无数次的硅胶娃娃。

  晴姐实在不知我想干嘛,她精致的脸显得很是恐惧与不知所措,但还是照办的张开了腿。

  我蹲下身,将莲蓬头抵近晴姐腿间的阴户,就像清洗水果一样,伸出手搓了搓晴姐的阴唇与阴蒂,转而仔细清洗起来。

  等到将阴户周边都洗干净,我伸出手指就插进了晴姐小穴里。先是试了试阴道长度,发现整根手指都插进去了亦是探不到尽头。不过这很正常,我用手指抠挖起阴道与肉壁来,嘴里念念有词道,「洗干净你这个脏屄!」

  这还是我第一次切身感受到晴姐小穴里究竟是个什么模样,虽然只是用手指,但阴道这过分的紧窄,以及肉壁上那些磨人的褶皱,都让我感到惊讶不已。
  「嗯嗯……」

  没想到在我这般以清洗为目的的抠挖下,晴姐小穴里竟然又湿了,丝丝淫水浸湿肉壁,我明显感觉到了一股淫水打在我手指上,以至于手指黏黏的。

  「嗯……」

  晴姐这细小的一声呻吟,我心中不禁冷笑不已,还当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骚货!

  当下我索性将莲蓬头去掉,然后将喷着水流的细长把手直接插进了晴姐的小穴里。

  「啊……」

  晴姐惊叫一声,一股股汹涌的水流顿时涌进晴姐的小穴,我发现晴姐的身体突然颤抖起来。

  「一定要洗干净!」

  我脸色阴晴不定嘀咕着,将淋浴把手一插到底,以用来冲洗小穴最深处,那被刘满贵肉棒糟蹋过的地方。

  旋即,我不断抽插起淋浴把手来,在晴姐压抑的呻吟里,她的身子颤抖不停,小穴里灌进去的水流如暴雨决堤般,「簌簌」又从把手与小穴的缝隙中流下。
  直到我觉得洗的差不多了,这才将淋浴把手抽出来,将把手扔在晴姐面前道,「自己洗干净,我一会来干你!」

  撂下这句,我就冷漠地走出了浴室。只留下一脸错愕与惊慌失措的晴姐,良久,她抱着膝盖蹲了下去。

  我先是去到客厅,从冰箱里拿了瓶喝的,边喝边去看刘满贵死了没有。见他还处于昏迷之中,为了以防万一,便找了个绳子将他双手给反手绑了。没办法,别看我才是个大学毕业生,但打从小起,我做事情就喜欢滴水不露。

  做完这些,我去卧室脱光了衣服。

  当我再次回到浴室时,就发现晴姐正弯腰在莲蓬头下洗自己的脚丫,倾泻如瀑的发丝湿漉漉的散落胸前。她这个不知羞耻的姿势,以至于我一眼就看到了她那高高撅起的翘臀,以及那双修长美腿间,正对着我的肥美阴户。

  而阴户中央,一道细小的肉缝在阴唇的包裹下,显得尤为诱人和神秘。
  我胯间的鸡巴顿时就硬挺了起来!

  当下我不动声色直接走过去,扶住晴姐的臀肉,鸡巴对准晴姐的美穴,向前一挺就无套插了进去!

  「啊……」

  晴姐身子猛地一颤,叫了一声,但我早已经陷入了鸡巴被晴姐小穴所紧紧包裹的快感中不能自拔,没想到我鸡巴没有刘满贵粗,竟也会被夹得这么紧!
  「哦……小穴好紧……」

  我当即舒爽的闷哼一声,赶紧不徐不慢的抽插起来。只觉得晴姐小穴内湿热极了,而随着抽插动作,肉棒不断被小穴肉壁上的褶皱所摩擦刮动,简直舒服的我差点就射了。

  还好我插的够慢,但次次到底,虽然尚还探不到晴姐的小穴尽头,但好歹我也是有着16公分的长度,我感觉到晴姐的小穴在痉挛着,一股股淫液淋在我深入小穴中的龟头之上。

  「嗯嗯……小空……不要……」

  晴姐被我插弄的开始呻吟起来,她双手已经改抓在了脚踝上,以让自己身体平衡,从而配合我从后抽插。

  但晴姐说不要……竟然说不要?我不禁怒道,「不要?」

  「操!刘满贵都可以干你,我却不可以?」我再次大声质问道。

  晴姐身子一颤,显然是慌了,急忙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噗呲……噗呲……」

  此刻伴随着头顶淅沥沥的水流,我抽插在晴姐小穴里的肉棒,被水流刚好淋了个通透,水流被我肉棒带进小穴,出来时转而却变成了黏糊的淫水。

  「嗯嗯……不要……我们去卧室……啊啊……好不好……」晴姐呻吟道。
  我没有理会,狠狠抓捏住她弹性十足的臀肉,在稍稍适应了小穴的紧窄程度后,开始加快抽插速度,晴姐身子顿时被我干的晃动起来,胸前一对饱满的乳房如脱兔般跳动。

  「卧室?急什么?我现在就要在这里干你!」我怒笑道,控制着抽插节奏,时而九浅一深,时而深入浅出,以让自己不那么快缴械投降。

  而在我一次狠插到底时,晴姐仰起白皙秀美的颈项,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强势与骄傲,她的声音柔情似水,低声道,「嗯……只要小空喜欢……啊……在哪都可以……」

  我却是讽刺道,「这话,你对刘满贵也说过吧?」

  说着,我胸腔里顿时憋的难受,不再讲究节奏,转而大力抽插起来,只干得晴姐「咿咿呀呀」呻吟不已。

  不过看着晴姐被我干成这样,心里竟升起一抹变态的成就感。而这时晴姐好像哭了,发丝流淌里一遍遍摇头道,「啊啊……没有……真的没有说过……」
  「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这时,晴姐的呻吟忽而变得高亢起来,泪水掺杂着嘴角的口水,她身子一阵剧烈抖动,竟然高潮泄身了。

  就在头顶倾洒的水流下,就在我的胡乱抽插下,晴姐竟然这么快就泄了。
  是因为对象是我的原因吗?让她更加兴奋了?

  但我感觉的到,晴姐小穴从我肉棒插入的那一刻起就异常紧窄,肉壁全程箍住我的肉棒,湿热酥痒,引导着我的肉棒在她小穴里抽插挺动。

  而此刻,随着她的高潮泄身,顿时一股股激荡的淫水激射而出,悉数打在了我的龟头之上,那股销魂而酥麻的温热感觉,我差点没守住精关就射了出去。
  当下我赶忙停止抽插动作,将肉棒浸泡在晴姐小穴里,喘着粗气,等待射精欲望淡去。

  而这时我注意到,晴姐捂住了自己的脸,哭的很是伤心,泪水颗颗而落。
  「对不起……对不起……」

  「我的身体太下流了……控制不住……可以前不是这样的……」

  「小空,对不起……对不起……」

  晴姐「啊啊」的哭着。

  呵,现在才说对不起?那你早干嘛去了?你一次次在刘满贵的肉棒抽插下高潮时,你怎么没想过对不起?

  我心中冷笑更甚,当下毫不怜香惜玉,直接将晴姐推到磨砂玻璃墙上,就像刘满贵那样,让晴姐双手撑住玻璃,再次挺动肉棒插弄起来。

  而晴姐还在哭,只不过樱唇里时而会发出一声声细小的轻哼。

  「给我叫啊!难道我干的你不舒服?」我抓住她的头发,恶狠狠道。

  晴姐泪水滴滴而落,她听话地张开小嘴,呻吟起来,「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嗯嗯啊啊……」

  「对,就这样……继续叫。」我满意的舒坦出声,双手伸到晴姐胸前,揉捏起她那鼓胀发情的乳房。

  乳头在我的用力揉捏下,硬挺挺的,我将乳头拽起,像橡皮筋一样拉伸,晴姐顿时发出了吃痛声。

  「啊……」

  「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

  可晴姐旋即再次呻吟起来,带着哭腔。而我丝毫不理会这些,边插边爱不释手的玩弄她的乳房,玩弄了一会,便扶住她堪堪一握的滑腻腰肢,进行最后的冲刺。

  「哦哦哦哦……」我喘着粗气,抽插速度越来越快,晴姐知道我要射了,虽然泪水依然挂在轻盈颤动的长睫毛上,但她却配合地将翘臀抬高,努力将隆起的阴户更加暴露在外,以让我插的更深,好全部射进她小穴深处。

  晴姐这不动声色的微小动作,尽数落入了我的眼中。此番我没有戴套,而且今天还是晴姐的危险期。但晴姐这样做,无疑是想让我在她体内射精的。

  呵呵,难道这就是男朋友的福利?还是晴姐在巨大的恐慌下不敢违逆我,想要补偿我?

  但不管怎么说,这一刻,我确实感到了一丝满足。

  当下我拼命抽插,感受着小穴一阵收缩痉挛,湿热褶皱的肉壁好似要将我肉棒给夹到融化似得,我大吼一声,「哦哦……我要射了!」

  「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晴姐顿时也梦呓般发出一阵激烈呻吟,她整个身子都酥软无力的伏在磨砂玻璃上,一头乌黑的发丝在我眼前晃动。

  这时候,在晴姐再次高潮,潮喷涌入我插入小穴深处的龟头之上时,我却突然拔出了肉棒,一把将晴姐拉到了我胯下。

  「张开嘴!」我忍受着极致的射精欲望,气喘吁吁命令道。

  我发现,晴姐此刻那张尚能看出清冷神韵的精致脸颜上,有着明显的清丽泪痕,我从未想过强势的她竟也会露出这样令人心疼的泪颜。她闻言张开狭长的眸,看见我怒挺在她脸前的肉棒后,便明白了什么,张嘴将我肉棒给纳进了嘴里。
  那双诱惑人心的薄唇正在亲吻着我的肉棒,被含进去的龟头,亦是被晴姐的舌头在轻抵舔舐着。旋即晴姐小嘴徐徐动了起来,由慢到快,由浅变深。

  「哦哦……」我顿时舒畅不已,原来这就是晴姐的口活啊,真是好的不像话!
  我只感觉到鸡巴被一湿热的事物纳入,晴姐口腔紧紧箍着肉棒棒身,灵巧的香舌不断舔舐着肉棒的敏感之处,我的射精欲望正在一点点增强。

  而晴姐的小嘴还在不断辛勤套弄,口水唾液连成一道丝线,从晴姐的嘴角滴落。

  「嗯嗯……」

  晴姐嘴里发出这般含糊的呜咽,她小嘴套弄的越来越快,越来越深。终于,就在一次深喉的当口,我紧紧抱住她的头,龟头马眼跳动下,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尽数射进了晴姐的喉咙。

  「咳咳……」

  晴姐喉咙里顿时发出难受的咳嗽声,眼睛痛苦地紧闭,可是她却没有丝毫吐出肉棒的意思,任由我硬到极限的肉棒在她喉咙里射精。甚至射完精后好一阵子,她都让我肉棒浸泡在她被精液注满的小嘴深处。

  「咕咚咕咚……」

  似乎晴姐知道我将精液射她嘴里的目的,在我的注视下,她没有让精液多做停留,一阵缓缓吞咽后,就将精液全部吃了下去。

  良久之后,晴姐才将我的肉棒从她嘴中稍稍退出来些,然后继续含住我的棒身,棒身塞的她嘴角鼓胀胀的。她动情地细吻舔舐,脸颜抹现一丝羞红,就像替刘满贵清理肉棒那样替我清理着。

  只不过她现在是清醒的,看上去含的更富有深情,且更仔细温柔。

  直到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才将肉棒从她嘴里抽出来,旋即我放开她的头,看也未看她一眼,转身就走。

  「小空……」

  可突然,晴姐从背后抱住了我。

  我不禁有些恼火。

  「不要……离开我……」晴姐低低哽咽,带着祈求的口气。

  我感觉的到,晴姐又哭了,泪水落在我的背上,凉凉的。她似乎将脸都贴在了我的后背上,我甚至能感受的到她胸前柔软的乳房在颤动。

  我没有说话,抬步就又要走。

  晴姐不由抱我抱得更紧,泪水如决堤般流落道,「我之前不让你碰我,就是怕你发现我是这样下流的一个女人,我好怕你看到我的脏,会不要我……」
  听她这样说,我不禁想到她那敏感的身体,以及粉嫩阴唇边那藏匿着的若隐若现黑色。

  「可是小空,我真的好爱好爱你……我不能失去你……」

  「求求你……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晴姐见我没有反应,赶忙又哭着道,「只要你不嫌我脏,以后你什么时候要,我都给你……」

  「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晴姐呜咽道。

  「可是你真的很脏啊。」我突然冷不防说出了这样一句,冷漠至极,不带有丝毫感情。

  我感觉的到,背后的晴姐身子猛地一颤,不说话了,唯有冰凉的泪水透过我的背脊浸透进我的心里。

  这时候,我也在问着自己,我的心,会比晴姐的这滴泪水还要冷吗?

  而答案是……

  冷!而且还要冷的厉害!

  于是我转回头,用着一抹足以令晴姐感到陌生而颤栗的阴森笑容道,「所以,我现在要惩罚你!」

  晴姐不自禁后退了一步。

  说完,我感受到了客厅里发出了某种动静,便转过头去,通过大开的浴室玻璃门,看向躺在地上气若游丝的刘满贵,咧开嘴道,「呦,醒了?」

  (我本来还想将这一段写的再猎奇一点,再来点SM啥的,但后来想想,特么我就只是即兴写个小绿文而已!只要绿到了,只要能让小清新、纯爱党们产生恶心不适,那就够了!而至于结局,两人为什么还能在一起,或许是经过时间的沉淀,宁空成长了,明白了「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必须戴点绿」这个道理?呵呵,或许就是这样?或许不是?总之看下去就知道了!反正在如今这个残酷的社会,这种事时有发生,而且很多很多……而且最恐怖的是你还不知道……所以有时候真羡慕那些有淫妻心理的人,当真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 本帖最后由 观阴大士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