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绝色风华外传之飞雪清漪 2
绝色风华外传之飞雪清漪 2
 「啊?原来是这样,我虽然功夫比不上胡哥,但在武馆干了那么久,也学了不少呢!不信?我可以练几下给你看看!」

  「好了好了,姐姐又不是让你去跟人打架,只是有人陪着心里觉得安全些。」傅雪笑着说。

  「姐,你笑起来太美了!」阿虎忘了喝水,盯着傅雪发了呆。

  「说什么呀,难道不笑就不漂亮了吗?」傅雪觉得这个孩子蛮有趣。

  「不笑也美,笑是另外一种漂亮嘛!」阿虎见傅雪让自己盯得不好意思了,便收回了目光,咕咚咕咚咽着水。

  「年龄这么型耍贫嘴,以后怎么得了?洗手吃饭吧!」

  「饭都做好了!怪不得一进门我就闻到香味呢!」阿虎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

  第二天阿虎请了假,和傅雪一起回到她以前住的公寓。

  「你以前住的地方这么高档啊!」走进房间后,阿虎不停地赞叹着,他从一进城就住贫民窟,头一次进入这么干净的卧室。

  而此时傅雪顾不上他说什么了,刚才进公寓楼的时候,就发现物业的阿姨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自己,为防止出什么意外,她必须快点收拾。只是收拾了一箱衣服,带了点钱,傅雪便拉着阿虎往外走。

  刚到楼梯口,傅雪便愣住了,分明地看见曾经调戏过她的瘦子孙大力狞笑着走上了楼梯。

  「阿雪妹妹,几天不见了,你这是要到哪儿去啊?我可是奉刘雄哥的命令,在这儿值了好几天班了。」

  「你想干什么!」傅雪拉着阿虎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

  「是刘哥一定要留住你,我只是替他办事,当然我更舍不得你噢!怎么还带了个野小子过来,听说你以前被人搞过,即使被搞上瘾了也不用找小孩子吧,他会什么!哥哥们可是什么活儿都会……」

  说着,孙大力慢慢地朝傅雪走了过来。

  听着眼前地痞的淫言秽语,傅雪气得浑身打哆嗦,却不知该如何是好。旁边的阿虎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两只细长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线。

  「姐姐,他是不是就是你说的坏人?」

  「臭小子,滚一边去!」孙大力说着便伸手拽阿虎的胳膊。

  不料阿虎看似身形瘦小,身形却非常灵活,身体一转躲开了正面的孙大力,接着起脚朝孙的小腹狠踹了过去。

  孙大力没料到这个十六七岁的孩子敢对他动手,被踹了个正着,整个人翻滚着跌下了楼梯。

  「快跑!」阿虎拉着傅雪的手飞快地跑下一层层楼梯……

  等孙大力哎哟着爬起来时,傅雪和阿虎早已不见了踪影。

  「姐,姐……」回到住处后,阿虎喘着粗气说,「别那么急,他不会追来的了。」

  上气不接下气的傅雪这才回过神来,不由得笑了,刚才都下了的士了,自己还跑什么,简直是被吓傻了。

  「谢谢你,阿虎……」

  「不用客气!」阿虎一拍胸脯,开开门,帮傅雪把箱子提了进去。

  「姐,不如你到我们武馆里学点防身术吧,这样坏人就不敢欺负你了,我去跟胡哥说说,他一定会好好教你的。」

  「可是我没有工作,交不起学费啊?」

  「你可以和我一样,一边在武馆里打工一边学呀?」

  「嗯,这倒是个办法。」

  ……

  傅雪跟着阿虎走进汇威跆拳道武馆。一群穿着白色练功服的学员在击打着沙袋,习武厅里一片嗨哈声。

  阿虎把傅雪带到一位正在给学员上课的青年男子旁边,「胡哥!」阿虎兴奋地叫到。

  「是阿虎啊,在一边等会儿,我一会儿就好!」

  「好。」阿虎拉着傅雪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了。

  「腿要伸直!用余光寻找对手的位置。」胡飞用手托住了一名女学员的腿,用力往上抬了抬。「对,左腿用力挺住!」

  ……

  「好了,大家休息一会儿!」

  胡飞擦着汗朝傅雪这边走了过来。阿虎连忙站起来介绍,「胡哥,这是赵雪姐姐,她想跟你学跆拳道!姐姐,这是我跟你提起的教练胡飞哥哥。」

  「胡老师,你好!」赵雪微笑着伸出了手。

  「赵小姐,你好!」胡飞用力握了握傅雪白嫩的小手,「请坐!」

  胡飞打量着对面落座的女孩儿,傅雪今天穿一件浅蓝色的裙子,上身是一见白底兰花的无袖紧身衬衫,一条长长的绸巾束在白嫩细长的脖子上,清纯素雅的装束使得这个天生美人胎子更加清丽可人……,看得胡飞的上眼角不由得开始跳动,这个女孩儿长得可真漂亮,胡心里说。

  胡飞的注视让傅雪浑身感到不自在,不由得低头避开了他的目光。

  「胡哥!」阿虎叫了一声。

  「啊……」胡飞这才回过神来,「噢,学跆拳道,没有问题,只要赵小姐能吃得下苦。」

  「可是,胡教练,」傅雪缓缓抬起了头,「我想一边在这儿打工一边学,可以吗?」

  「打工?」

  「是这样,」心急的阿虎接过了话头,「赵雪姐姐刚到海阁市,人生地不熟的,听说胡哥功夫好,慕名而来的,呵呵。」

  「噢,原来是这样,好吧,赵小姐,你就负责干一些零活,像收发衣服什么的,有时间我教你些功夫,就不收你学费了。」

  「太好了!」阿虎叫了起来。

  「谢谢教练!」傅雪点头微笑致谢。

  「阿虎啊,」胡飞笑吟吟地说,「你住的地方太小,不适合赵小姐居住,就让她搬到武馆的三楼公寓住吧,这样就不用来回跑了。」

  「这样也好,」阿虎转过头看看傅雪,「姐姐你说呢?」

  「行,只是太麻烦了。」

  傍晚时分,身穿白色练功服的傅雪把一大包衣服艰难地抱到洗衣房,一件件塞到全自动洗衣机里……自己来这儿已经一周了,除了干一些零活,还不知道跆拳道是什么东西,整天看那些学员挥来喝去的,她也看不懂,也许从骨子里傅雪根本就对这些不感兴趣。

  「可能我的想法太幼稚了,」傅雪对自己说,「即使学个三拳两脚,也对付不了那个畜生。」

  「胡教练,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干完活后傅雪走到大厅对正在喝茶的胡飞说。

  「赵雪啊,你留一下。」

  「哦?」

  「真不好意思,你来这么长时间了一直没空教你,从今晚开始,我教你跆拳道的入门功夫。」

  「谢谢教练。」傅雪心里谈不上高兴,只是觉得天黑了单独和胡飞相处觉得有些不安。

  胡飞把傅雪带到一间单独的练功房,里面有高低杠、鞍马等器材。

  「先把鞋脱了。」胡飞踢掉了自己的鞋子,走了进去。傅雪也照做了,两只秀气的小脚踩在滑溜溜的木地板上,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胡飞回过头来,无意中瞥见傅雪那双嫩白纤秀的小脚和被精心修过的绚丽的脚趾甲,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我先跟你讲一下什么是跆拳道,」胡飞顿了顿嗓子说,「跆拳道起源于朝鲜半岛,是韩国的『国术』。所谓跆拳道,就是不用任何武器,通过较为猛烈的精神和肉体训练,锻炼手、脚和身体的各个部位的方法与技术。」

  「练习跆拳道必须从基本功开始,要不然后面的招式就成了花架子。」胡飞指了指后面的器材说,「这些东西可以用来压腿、跳鞍、做仰卧起坐等,我先教你做这些基本功,等过一段时间在教你招式。」

  「好的。」

  「好,你先跟着我做。」说着胡飞把右腿搭在一根横杠上,前胸用力向前压去。

  傅雪跟着效仿了,她学过舞蹈,这些难不倒她。

  「呵!想不到你以前是学舞蹈的,怪不得身材这么好,身体柔韧性也很好。」胡飞把自己的腿放了下来,抱膀欣赏傅雪的动作。

  胡飞按动横杠旁边的按钮,升高了横杠的高度,傅雪的修长的美腿慢慢接触到了自己的胸部,宽松的练功服裤子顺着幼滑的腿肌滑了下来,露出了纤细均匀的小腿、圆润的膝和一截丰满的大腿。

  胡飞笑着用两只手指捏住傅雪的脚,傅雪一惊,「胡教练,您这是?……」
  胡飞示意她向后退一步,说:「试着挺住?」

  傅雪明白了他的意思,可是自己的小脚被一个男人捏在手里让她感到很不习惯,她试着用力挺住,可胡飞稍一松力,双腿便开始向下落,她毕竟不是跳芭蕾的。

  「呃,教练,我做不到。」傅雪脸上开始渗出了汗珠。

  「不着急,慢慢来,现在试着向下压试试?」胡飞减弱了手上的力度,傅雪的腿慢慢地压了下来。

  胡飞盯着气喘吁吁的傅雪不紧不慢地说:「你刚才做的就是跆拳道两个最基本的动作,『前踢』和『劈腿』……」

  傅雪听着,不得不承认他的教法很特别。

  「阿虎,进来吧,你在外面很久了!」胡飞冲着门外喊。

  阿虎推门笑嘻嘻地走了进来。

  「阿虎?」傅雪笑了,「你一直在外面?」

  「是啊,我是想听听胡哥怎样给姐姐开小灶的,他以前可从来没有这样耐心地教过我。」

  「你这小子!」胡飞伸出手指弹了一下阿虎的脑门。阿虎摸着后脑勺笑了。
  「好了,今天就到这儿了。」胡飞说,「赵雪晚上有什么安排?」

  「姐姐今晚要请我吃饭。」阿虎抢着说。

  「是吗?」胡飞笑眯眯地盯着傅雪说,「不连我一起请吗?」

  「一起去吧,教练。」

  「算了,下次吧,你可要小心这个小鬼噢?他骗女孩子可是很有一套的,哈哈。」

  「胡哥,我才十六,还不想这么早找媳妇呢!」

  傅雪和胡飞都被逗笑了。

  在武馆附近的一家快餐厅里。

  「你这个小鬼,我什么时候说要请你吃饭了?」傅雪假装生气地问。

  「呵呵呵呵,」阿虎笑了,「我这不是好几天没和姐姐一起吃饭了嘛。」
  「就因为这个?」傅雪一对美目紧盯着阿虎躲躲闪闪的眼睛。

  「呵呵,」阿虎露出很为难的样子,「也不全是,主要是……」

  「是什么?快说!」傅雪故作生气的样子,「不说姐姐以后就不理你了。」
  「那好吧!姐姐你有男朋友了吗?」

  「小小年纪问这个干吗?」

  「我是说,胡哥可能对你有意思……」

  「哦?」傅雪呷了一口咖啡,「何以见得?」

  「主要是我跟他太久了,他每次交女朋友都是先把人家领到那间屋子里单独授课,可后来不知为什么,只要是他看上的女孩儿过一段时间后都不知不觉失踪了。我是怕姐姐和她们一样失踪了嘛。」

  「哦,原来是这样。」傅雪点了点头。

  「姐姐,」阿虎抬起头盯着傅雪的脸。

  「你怎么了,阿虎?」傅雪关切地问。

  「我,没什么。」阿虎垂下了头。

  「怎么像个小姑娘似的。」傅雪格格地笑了起来,心说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心态还挺复杂。

  「没事,」阿虎重新抬起头说,「我从小没有了父母,也没有兄弟姐妹,自从碰到姐姐后,我觉得好温暖。你答应我好不好?不要像那些女孩子一样不声不响地失踪,也许是胡哥找个好地方把她们养起来了,你不要像她们那样好不好?」
  「阿虎……」傅雪眼睛里噙着泪花,把手放在他的肩上,「姐姐是有男朋友的,不会像她们那样的,啊?」

  ……

  晚上,阿虎把傅雪送回公寓后,才恋恋不舍地回去。

  这个孩子,傅雪心说,以后不可以对他太亲近了,不然自己将来离开时他会难以割舍的。想起刚才和阿虎谈到男朋友的问题,傅雪不禁想起了文彧,「文彧,你在哪里呢?我算是你的女朋友吗?」傅雪在心里说。她开始后悔当初一声不响地离开他,现在自杀未遂,却空留一肚子挂念。傅雪突然好想给他打电话,但最终还是控制住了。等过一阵子再说吧,说不定他很快就会把我忘了,他真的会不在乎我的过去吗?……

  一觉醒来,窗外黑洞洞的,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这么晚了,会是谁呢?傅雪心中充满疑惑。

  「谁呀?」傅雪叫了一声。

  「快开门!」外面传来一个男人不耐烦的声音,「再不开我就踹开了!」
  「啊?」傅雪一惊,外面的声音好熟悉,但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怎么办,该怎么办?傅雪哆嗦着拿过手机,想打电话报警。

 ⊥在这时,外面的男人一脚把门踹开了,打开了房间的灯。不是一个,是两个男人出现在门口。

  「哦?!」傅雪惊呆了。来人竟然是胡飞和刘雄。胡飞一个箭步冲了上来夺下了傅雪手中的手机,将还穿着睡裙的傅雪从床上拽到地板上。

  刘雄将门掩上,回过头来哈哈大笑。「雪啊,想不到你藏在这儿呢!胡飞可是我的拜把子兄弟,你来这儿不是自投罗网吗?」

  「刘哥!」胡飞一把揽起哆嗦成一团的傅雪,说,「这可真是个绝色尤物,今晚我们可要好好干她,千万不能浪费啊?」

  两个男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傅雪拼命挣扎也无法摆脱胡飞的控制,而前面的刘雄却淫笑着逼了过来。

  「救命啊!」傅雪绝望地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