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绝色风华外传之飞雪清漪 1
绝色风华外传之飞雪清漪 1
 傅雪站在湖边,心情异常的平静,一点也没有将要离开这个世界时的那种痛苦和挣扎的感觉。

  「再见了,亲爱的爸爸妈妈,女儿不孝,来生再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傅雪闭上了眼睛。

  傍晚中海阁市的中街公园一片宁静,柳树下一位婷婷玉立的少女轻轻一跃跳入湖中,如同一只迷人而浪漫的美人鱼,在经历了尘世中的繁杂与沧桑后重入碧水,寻找最终的归宿。

  「有人落水了!」一位提着一兜方便面的少年惊叫起来。然而此时那些平常让人讨厌的人群却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少年感觉到这个世界就只剩两个人,自己和那个跃入水中的少女。

  没有犹豫,少年扔掉了手中的方便面,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赶到湖边纵身一跳没入水中,湖面上泛起了一圈圈涟漪……

  等傅雪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昏暗的房间里。

  「姐姐,你醒了!」

  傅雪寻着声音扭头一看,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男孩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包衣服。

  「我这是在哪里?你是谁?」傅雪迷惑的问,她只记得自己刚才好像是要自杀,跳入湖中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在我租的房子里,我叫阿虎。什么都先别说了,把这套衣服换上吧,你身上都湿透了,会着凉的。」

  傅雪这才发现自己身上都湿透了,牛仔裤和短袖衬衣紧紧贴在身上,将身体浮凸有致的美丽曲线尽展无遗,不禁有些脸红。

  「这是我从隔壁刘姐那里借来的,你快穿上吧,别感冒了。我这就出去,不会偷看的,呵呵。」阿虎把包丢在床上,做了个鬼脸后跑了出去,随手把门带上。
  傅雪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以前的一切一时之间好像都烟消云散了一样,眼前只有这个陌生的环境和自己冻得瑟瑟发抖的身体,经历过一次鬼门关之后,竟然再也没有要自杀的念头。

  傅雪坐起来打开包一看,是一整套女人穿的衣服,虽然旧一点,却是刚洗过的,很干净。其中包括一套黑色的内裤和胸罩,那个小孩子看起来年龄不大,怎么会想这么多,傅雪不安地想。不过现在浑身湿漉漉的感觉让她也顾不上许多了,开始换衣服。内裤还算合身,胸罩稍小了点,傅雪用力紧了紧,算是勉强扣住了挂钩。

  十分钟后傅雪打开了门,那个叫阿虎的少年走了进来。傅雪这才注意到这个瘦削的少年和他长长的眼睛,很可爱的一个孩子,傅雪对自己说。

  「刘姐的衣服你穿还挺合身嘛!」阿虎上下打量着说。

  「阿虎,替我谢谢刘姐,还有得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

  「没事,那是应该做的,谁会见死不救啊?」阿虎笑了,露出一口白白的牙齿。

  傅雪也笑了,这个孩子得所作所为让她感到很温暖。

  「姐姐,你真漂亮,可你为什么要自杀呢?你家住哪儿?」

  傅雪被问住了,为什么要自杀?那些屈辱的事情又一次涌入脑海,自己的家在哪儿,永丰纸业是不能回了,如果被刘雄碰到,肯定不会放过她的。因为一心求死,身上也没带什么钱,现在的傅雪真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没关系,」阿虎仿佛看穿了傅雪的心思,「你就先住在我这儿好了,我回武馆住。」

  「武馆?」

  「是的,我在『汇威』跆拳道武馆打工,教练胡飞是我的哥们,他人非常好,经常教我打拳,你看?」阿虎说的双眼放光,把一张报纸递给傅雪,「上面有胡哥刚刚获得在本市举行的东南亚跆拳道比赛冠军的新闻。」

  「哦,是这样,可让你腾房间实在是太麻烦你了。」傅雪说。

  「没事,那这样我先去买些吃的,然后在去武馆。」

  「嗯。」

  阿虎跑出去了,十几分钟后,带回了一兜方便面和火腿肠,而这边傅雪已经把房间收拾了一下。

  两人一边吃泡面一边开始闲聊起来,言谈中傅雪得知阿虎是个孤儿,从乡下到城里打工后碰到汇威跆拳道馆的胡飞,在馆里干些杂活维持生计。当聊到自己的遭遇时,傅雪沉默了。

  「阿虎,姐姐的事以后在告诉你好吗?」

  「好的,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明天下班后我再来看你。」

  阿虎走后,傅雪又想起了文彧,不禁泪水盈眶,那一晚的激情也成了永别,傅雪觉得即使自己从鬼门关回来也不可能再去见他,她不想看到他知道一切时的表情,不管那是怎样的表情她都不想看到。

  那么,傅雪在为自己苦苦寻找一个继续生存下去的理由,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自己被糟蹋凌辱的视频会通过互联网下载到千家万户,傅雪可以想象的出熟悉的人会用一种怎样的眼光看她。傅雪越想越感到悲哀,慢慢的由悲哀转向愤怒。为什么!为什么有家不能回,有亲人却不能见!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命运要这样对待我。是那个男人……对,就是那个畜生毁了我的一切,我要……

  有两个字出现在傅雪的脑海中,复仇!自从被雷威糟蹋以后,她一直就像是一枝风雨中的玫瑰战战兢兢,从没有想过反抗,复仇这两个字第一次出现在脑海中,傅雪如遭当头棒喝,是啊,他把我害成这样,我为什么不复仇呢?!大不了拼上一死,我的名誉、清白……什么都没有了,还怕什么呢?

 ∩自己一个弱女子又能做些什么?不经意间傅雪瞥见阿虎留下的那张报纸,阿虎刚刚念到的头版消息引起了她的注意," 汇威跆拳道馆馆主胡飞获得第十届东南亚跆拳道比赛冠军".

  「跆拳道?」傅雪心里一动……

  第二天傍晚。

  「我回来了!」阿虎在外面敲着门。

  「哇!这么干净!」傅雪开开门后,阿虎望着焕然一新的房间惊讶不已地感叹道,「谢谢姐姐!」

  「不客气,」傅雪刚洗完衣服,一边擦着手上的水一边说,「你们这些男孩子过得也太潇洒了,房间都不知道收拾。」

  「哈哈,」阿虎摸着自己的后脑勺笑了,「一个人随便惯了。」

  「对了,姐姐,你以后有什么打算?」阿虎给自己到了一杯水,坐在椅子上说。

  「阿虎,我明天想回原来住的地方拿以前的东西,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傅雪沉默了一会儿说。

  「好的,没问题,我可以帮你多拿几个箱子。」

  「倒没有多少东西,我只是怕那儿有坏人……」